做自己

2018-07-02 14:02

索尔仁尼琴曾说:“一句真话要比整个个世界的分量还重。”于他而言,真理便是他的全部,他说真话便是在做自己。与每个人而言,做自己应该要比真理的分量还重。

英国诗人萨松说:“更随你的心。”的确,若我们跟随自己的心,迈过不清愿之垝垣,我们势必可将建筑在圣殿废墟上的虚假哲学大厦推到,重建自我属性的堡垒。反之,一味跟从别人,他终会为人所累,滑向他内心充满他者审视的渊薮。

做自己,当然也不是完完全全跟着自己走,它是一种丢弃大众化却并不故意丢弃大众化的委婉。从形而上讲,它并不是形而上无端的空虚,也不是唯心主义者华丽遮羞的外衣,而是一种唯物主义的超脱与坚持。一如那橄榄枝,躲避了黄昏的打磨,保留了那修长,纷披的羽状叶子,它便还是那橄榄枝。

但做自己的范围并不十分宏大,即在客观眷注下恒有意义。有人说艺术生于惠特曼,死于惠特曼,爱默生也是这样认为的,他以自我的精神为砥砺吞吐出饱含汁液的诗,但他不顾浩渺的客观社会需求,坚持自我偏韧的心声,被爱默生认为是最肮脏的污言秽语,由此,他的艺术便开始死亡,滑入自捆的尸床。不难看出,做自己也必须在客观真理之下。

有了客观规律,我们也必须区分明晰自己的概念.

走自己,不同于避免重复。做自己乃是与盲人一样完全不在意别于自我之事,不论他者是否做过,他也会偏执去做。而避重复,则是一种哗众取宠,标新立异的骚首弄姿,其动作必是荒唐可笑的。拟将本我为阳光雨露,做自己则是一片玫瑰;避免重复为几丛罂粟,只想滋润收获玫瑰,最终只能是罂粟蔓没,玫瑰不保。

我忆起《最高之言》里的那句诗:“我们不能横亘在那/我做我的冷杉/你做你的云朵/无风吹来/亦无风吹去。”的确,若我是那冷杉,我亦横亘在那儿,做我的冷杉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班级:建1701-1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姓名:刘康





地址:山东省烟台市莱山区港城东大街100号

传真:0535-6915078

招生咨询:0535-6915009